乐视过上了“神仙日子”?

 彩家园彩票官方网站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8-08 22:33:20

  乐视过上了“神仙日子”?而是有了“神仙公司”新称号——没有裁员,没有内卷和996,不会拖欠工资,没停过社保……乐视员工竟过着羡煞网友的“神仙日子”。

  一名大V在其微博上发文称,乐视还剩400多人,有不少是五年以上的老员工。并感叹这是一家幸福感很强的公司。

  有网友表示羡慕:“本以为乐视已经倒闭,现在想问还招人吗?”也有自称近期去过乐视的网友出来证明:“上月刚拜访过,他们员工过得美着呢。当年的无敌高端配置的电视日活仍然不错,运营、广告都在赚钱,办公楼出租了一半多,也在赚钱,还有影视剧的版权收入。”

  7月11日,Letv官方微博账号@了发布这则“冷知识”的微博,并回复称:“对,我们还有400人,期待新朋友的加入”,同时,还配上了“乐视员工拒绝躺平发布新机”的话题为新发布的手机做宣传。

  7月12日,“乐视网员工没有‘996和内卷’”、“生存靠《甄嬛传》”等话题在微博发酵。

  经历过高光,也在2016年底跌入了谷底。一系列动荡和债务危机后,乐视官方近年以来多以自嘲的幽默方式出圈,乐视真的破土重生了吗?又是靠什么活下来?

  这五年时间里,围绕乐视更多的是大裁员、供应商催债、董事长被限高等负面信息。随着负面信息的增多,乐视的故事似乎已不再具有吸引力。不过乐视并不甘心沉寂。

  2021年春节,各大App送红包引流,纷纷在App图标上加上“分XX亿”字样吸引人气。而乐视视频则在更新版本的图标上别出心裁地加上了“欠122亿”的字样。

  同时,乐视还在iPhone版的图标底部加上了“罗胖抖音演甄嬛”的文字,在安卓版的图标底部加上“老板造车美利坚”。应用商店详情里,还用一首打油诗来介绍:素来高手在民间、为俺取名叫乐观、罗胖抖音演甄嬛、老板造车美利坚。

  自嘲式营销也的确起到了前所未有的效果,乐融致新CEO张巍在之后的公开回应中透露,“欠122亿”热搜出来后,乐视视频APP的下载量涨幅接近20%。

  2021年年中,乐视又表现出了一丝生机:发了一张邀请函,宣布将会在5月18日举办智能生态发布会,将会通过乐视超级电视、乐视视频直播。邀请函的设计上使用了一个人形剪影,与贾跃亭极为相似。这不免让外界猜测,“下周回国”的贾跃亭是否真的要回来了。虽然最终证实仅为营销手段,但确实为乐视发布会揽获了不少关注和讨论。

  去年年底,当互联网大厂们深陷裁员风波时,乐视人力资源部发布内部信表示:春节后,乐视将恢复去年疫情时的全员降薪和补贴。

  不仅如此,乐视(乐视网和乐融致新)还喊出:对标互联网大厂,乐视反向操作,“涨薪了”。

  在内部信中,乐视提到,得益于硬件层面的突破和原有内容业务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,乐视在2021年实现了利润和现金流的正向转变。

  此外,乐视还提及了对公司现状以及过去的一些思考:依靠持续烧钱、巨额亏损换来的规模是否具有可持续性、对用户是否真正负责,是值得商榷的。对于未来,乐视要在智能硬件方面,聚焦产品创新和用户体验,在视频内容方面,继续以“经典的而非流量的,文艺的而非媚俗的”为标准,为用户带来丰富而有价值的视听内容。

  将自身定义为互联网企业中的“奇葩”,乐视明确公司不提倡“996”,奉行朝九晚六,支持员工“二胎”、“三胎”。

  今年5月,乐视表示,公司曾于2020年Q2宣布未来不再有大规模裁员计划,公司将继续信守承诺。同时,公司整体处于居家办公状态,员工基本薪酬和福利保持不变,2022年度各项考核激励方案仍继续执行不作调整。

  逆向操作不止于此。过去半年,优酷、腾讯、爱奇艺、芒果TV等国内主流的视频平台,轮番涨价。6月,乐视视频则在公告称:“乐视视频会员不涨价,也没有资格涨价。会员用户不要求降价已是福气,更何来涨价的勇气。”

  “久病不起”的乐视频频靠营销出圈刷存在感,也饱受争议。毕竟“抖机灵”对于夺回用户信任并没有多大帮助。

  “过去的几年中,公司一度深陷困境之中,这使得我们每做一件事情,都需要付出比在其他公司更多的努力和艰辛,有时甚至需要我们低下高昂的头。”乐视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,也清晰指出。

  或许,在走过生死线后,用自嘲自黑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,是乐视能做的成本最低的事了。

  今年4月,针对这个问题,乐视视频官方微博曾调侃回应过:“这么说吧,如果2018年版权不被花儿卖出,乐视现在回的血更多,乐视视频可以安心养老。”

  不过,乐视在回应全天候科技时表示:“我们没有参与炒作《甄嬛传》,这归功于二创和真人cos的创作者们。”

  根据乐视的介绍,乐视视频不仅有持续多年的传统收入——乐视视频和乐视电视各自的会员和广告收入,目前还有与其他第三方合作的MCN、小程序等收入,而乐视电视还有智能硬件收入。

  在整个乐视系生态里,经过几次拆分调整,目前主要有乐视网和乐融致新两家公司在自救的道路上继续摸索。

  乐视网主要包括视频内容业务,包括网站、APP,还有M站;乐融致新的业务主要是电视、手机等硬件。前者持有后者的股份,二者是关联方的关系。

  简单来说,乐视两个公司对应的业务:视频内容和智能硬件便是其赚钱的主要渠道来源。

  乐视视频的内容在持续更新,因为积累了不少独家版权剧,这部分业务收入稳定。

  2013年乐视网收购《甄嬛传》出品方花儿影视,获得《甄嬛传》的独播权。然而在遭遇资金链危机后,花儿影视将《甄嬛传》版权分销给了优酷。此前,花儿影视创始人敦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时至今日,《甄嬛传》平均每年依然能为花儿影视带来1000多万元的收益。

  当然,乐视赚钱的剧不单《甄嬛传》一部。其年报显示,2021年度,乐视新上跟播剧70部、片库剧 1068 部,电影480部、动画74部。视频网站新增注册用户约600万。

  去年11月,乐视视频还推出了“鲸群计划”,开始与二次创作者合作,通过授权乐视旗下影视剧版权的形式,实现对影视剧作品的二次传播。

  这种二次创作的内容,不仅符合网友的观看习惯,还能帮乐视引流,带动APP下载量和注册会员人数的增长。

  “乐视视频前两天还公布了与快手的二创合作,”大屏端的APP产品华影时光正在加快‘走出去’,与极米投影、小米电视、TCL等大屏终端合作。”乐视告诉全天候科技。

  乐融致新的主要产品是乐视Letv的电视产品。在昨日的说明中,乐视称,“乐视超级电视当年的配置无敌。”“乐视超级电视如今的日活离不开满级性能配置的策略。”“如今已告别烧钱模式,仍坚持以同等性能更低价格来做电视、手机等新品。”

  一位广州的乐视电视用户也对全天候科技表示,家里的乐视电视是在2016年购买的,当年差不多配置的三星需要上万元,而乐视五千多就能买到。“当时乐视如日中天,而且价格便宜。”不过,这位用户表示,会员到期后他没有续费,基本闲置,家中已经添置了其他品牌的电视机。

  去年9月,乐视对外宣布其手机业务正式回归。一个月后,乐视推出了新品乐视手机S1。今年5月,乐视又推出了第二款手机乐视Y1Pro。两天前,乐视发布了新款手机Y2Pro。这些新品手机均为定价百元的入门智能手机,主打性价比。

  除了推出电视、手机新品,乐视也在围绕智能生态推出新品类、新产品,比如乐视智能门锁等。

  而在物业租金收入方面,乐融致新CEO张巍对媒体表示,乐视大厦之前一半是自用,剩余部分出租率不到一半,租金可以忽略不计,且今年7月开始他们也要交租金了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乐融大厦目前仍在对外招租,其单价约4.5元/天/㎡,物业费为26元/月/㎡。

  此后,在贾跃亭的带领下,乐视网拿到了一波接一波的融资。2007年至2009年,视频网站普遍尚未盈利,但乐视网却率先实现盈利。2010年8月,乐视网在深交所创业板成功上市,成为“A股网络视频第一股”。

  次年,乐视开始讲起“生态故事”,将“互联网视频服务”更新为“平台+内容+终端+应用”。在这个故事大框里,乐视包括七大生态:互联网及乐视云、内容、大屏(超级电视)、手机、体育、汽车和乐视金融。

  2013年,乐视推出超级电视,当年销量过30万台。次年,其手机项目立项。2015年4月,乐视在北京发布手机双旗舰系列——乐1系列和乐Max系列的三款旗舰产品。据公开信息,当年,乐视超级电视售出300万台,手机完成销量400万台。业务的高歌猛进带来乐视网股价的飙升。

  贾跃亭宣布造车与乐视立项手机项目发生在同一年。2014年年底,贾跃亭在个人微博上宣布乐视要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汽车。

  七大生态都需要资金支持,可惜“全部都想做”的乐视没能支撑起贾跃亭的梦想。

  2016年11月,贾跃亭在内部信中承认乐视资金状况出现了问题。半年后,乐视大裁员,遭遇供应商催债。

  2017年7月4日,贾跃亭以“为FF融资”为由飞赴美国,自此一去不返。他隔空表态“下周回国”,但至今未能实现,“下周回国”一度成为著名段子。

  从2015年走上巅峰,乐视用了11年。从巅峰摔到谷底,乐视只用了1年。危机爆发后,乐视经历了多轮裁员和降薪,为保持公司在困境中正常运营。

  2020年7月20日,乐视网被摘牌退市,股价为0.18元/股。较鼎盛时期,其市值蒸发99.62%。退市后的乐视网转至股转系统交易。

  从去年开始,尽管乐视多次有意无意地对外释放了积极信号,但其债务问题仍未得到妥善解决,且巨额债务给其经营带来巨大的压力。

  乐视网2021年财报显示,这家公司去年营收约4.18亿元,同比下降10.73%;归母净利润为-21.46亿元,同比增长14%;归母净资产-188.9亿元,而上年为-168.6亿元。

  乐视网解释称,导致公司2021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长期股权投资和商誉减值而计提的10.7亿元资产减值损失,约4.6亿元的历史债务利息费用,以及计提7亿元投资者诉讼预计负债。

  乐视网在年报中称,公司目前仍未与主要债权人就债务展期、偿还方案等达成和解。

  目前,乐视是否已经找到行之有效的解决债务的方法?乐视的债务还剩多少未偿还完?针对这些提问,乐视13日对全天候科技表示:“不方便回答。”

  今年3月,贾跃亭将其持有的乐视网6亿股(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5.04%)对应的表决权,委托给致新云网企业管理(天津)有限公司代为行使。收购完成后,致新云网成为乐视网新的第一大股东、控股股东,持股比例为15.04%。贾跃亭持股比例从21.48%下降至6.44%。

  近日,来自天眼查的信息显示,乐视控股(北京)有限公司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,执行标的165万余元,关联案件为广告合同纠纷,执行法院为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。目前,该公司存在多条被执行人信息,被执行总金额超27亿元。此外,该公司还存在数百个限制消费令和终本案件信息,未履行总金额超109亿元。

  同时,贾跃亭新增恢复被执行案件,执行标的约4.79亿人民币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,涉及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贾跃亭相关案件。目前,贾跃亭累计被执行金额超58亿人民币。